有痣圖文 Give It A Shot List
那些你害怕的事,真的都可能發生,但又怎樣呢?/ 李知霖 2019.01.08

高中畢業典禮後一個多月,大學開學之前,我進入重考班。一年之後,我沒有考上自己的目標科系……。在這裡,我想說一個,當曾經害怕的一切發生後,人生不但沒有就此完蛋,還滿載而歸的故事。

高中時的世界

對我而言,高中是一段被疑惑和恐懼綁架的日子。那時,我有許多憂慮、害怕著的事。而那些事如今想起,仍然鮮明,帶來的卻是不同的感受。

那些沒有答案的問題

當時的我,並不確定自己將來想繼續學習的專業是什麼,我甚至連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去決定這件事都懷疑。當時,我只能透過有限的生活經驗,和師長同學的交流,以及書本網路上的資源,摸索著描繪未來的藍圖。我努力嘗試所有可能選項,閱讀網路、雜誌上的各種的文章、到醫院不同單位做志工、聽演講、學辯論、參加營隊。但這些始終無法解答我不斷冒出的疑問……所以,每個同在這個專業領域的人都是這麼看事情的嗎?這個領域真是有意思,但我有這方面的天分嗎?選擇專業必須考慮天分嗎?未來的社會環境會如何改變?而對這些產業又有怎麼樣的影響呢?全球各地同一個領域的發展有哪些區別?……這些疑問,以及許多不斷新增的疑問,就那樣伴隨我度過了茫然的高中的歲月。

那些看不見盡頭的恐懼

高二時,或許是迫於時間的壓力,我對失敗開始有莫名的想像和恐懼,我給自己立下許多原則,對於成績,對於未來,我設下許多柵欄,需要跨越,無法跨越便代表著失敗。在自認為綜合考量許多因素後,我告訴自己,我想考醫學系,而且不想離開台北、不想重考。從那時起,我生活中的每個面向(讀書、運動、人際、通勤、飲食、睡眠),便被可能無法跨越這一道道柵欄的恐懼給徹底綁架了。我深怕沒辦法跨越過這些柵欄,怕沒考上醫學系、怕得離開台北,甚至是重考;然而,當時對失敗與否的定義,現在看來也只是未經深思熟慮的認定罷了。

跌倒之後…那段回頭才懂珍惜的時光

當那些害怕的事,真的發生了

後來的後來,故事是這麼發展的,我失敗了,重考了。重考之後,雖然是讀了醫學系沒錯,但終究還是離開台北了。

跌倒之後,我收穫了許多珍貴的禮物。這些禮物,都不是當時那個害怕這一切會發生的我所能預想到的。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描述走過的心情,我想借用高中國文老師送給我們的一句話:

「上天在你還能爬起來的時候讓你跌倒,那是你的福氣。」

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

初進入重考班的日子,覺得自己是個走投無路的失敗者等的負面情緒時時壟罩著自己。那是段被逼著學習獨處的時光,不斷在已經學過的內容中反覆,無聊到發慌,如今看來卻正是發現並修正自己問題的大好機會,學習上、生活上、計畫事情上的問題,在那一段極度專注觀察自己的生活中畢露無遺。

感謝那一段必須時常獨處的時光,讓我發現到過去的許多問題,也才有了機會去嘗試改變。例如:曾經,我相信從他人成功的經驗中學習十分重要,卻忽略了每個人的特異性,而我們該選擇採用適合自己的方法就好。如果一個方法執行一段時間後不見效果,可能是自己執行的不夠徹底,也有可能是這個方法並不適合自己,該怎麼判斷是何者,就得不斷從練習中學習。也是從那時開始,我認清了學習的本質,並不是只有在課堂座椅上才是在學習,每個生活中的瞬間,只要認真的體會,都能學到些什麼。

回想起來,那段日子真的教會了我太多,像是學會和自己相處、學會面對負面情緒、忍受不確定感,也學會該訂定短期目標,更學會不受外在評價影響,認識那個沒有校名或科系標籤的自己。

一年過去,目標沒有達到,我也認識到重考班並不是最適合我重考的方式。對我來說,我最需要的不是課業的復習,或許只是心態的調整和更多的刺激。

在學重考

我走進台大校園,上學期一半的時間拿來準備學測,一半的時間拿來體驗生活。為了在學重考退掉了化工系一些特別繁重的必修。重考還是苦澀的,但是有了大學生活的調劑,無論是讀書、打系隊、和朋友相處,都能適切的轉移我對重考的注意力,壓力和緊張感也自然而然下降許多。

半年過去,在預測自己能通過醫學系申請的狀況下,我把下學期多數的必修退掉,課表排了滿滿的通識課。後來,那個學期成為我目前為止學習生涯中度過最有意思的一個學期。

這些通識課程讓我能看見各科系同學的熱情所在,不管是3D列印、園林建築還是歷史剖析,都大大拓展了我的視野,我也因此有機會和不同國籍的同學認識,了解他們做事的態度以及對生命的追求。在一堂課程中,我甚至還有了第一次當導演拍攝微電影的機會。此外,我也旁聽哲學課程,學會不同的思考方式,也利用線上課平台學習,在網路上與其他不同地域、年齡的同學交流。甚至有幸和大一國文課教莊子的老師變熟,進入老師的工作團隊中進一步學習,讓我對道家思想,以及推廣文化的方式有更多認識。

失敗帶來的禮物

高中時我像在迷霧中前進,看不清未來,固然因為害怕跌倒,所以緊抓著許多原則,期望能因此平步向前。沒想過那些應當是防護網的東西,也可能成為圍困自己的陷阱。落入陷阱後,卻也發現了另一片廣闊的天地。

「完全準備好」從來就不可能,你該做的,是鍥而不捨的嘗試

我們沒有阻止時間停下的能力,也無法準備好一切後再出發。挫折、意外來襲時,必須趕快找方法去面對。回首看這段經歷的收穫,我不得不感謝一個人,那便是當初那個從來沒有放棄找尋出口的我。路都是人開出來的,開路的過程可能會受傷,可能反而繞了遠路,但自己在能力上、經驗上絕對是增強的。這些沒有分數證明的軟實力累積(像是情緒解讀能力、危機處理能力),如今看來,是非常實用的。而且軟實力往往是當需要派上用場時,才想去準備也來不及的。而失敗,常常正是累積能力的大好時機。

先打破「失敗等於人生完蛋」的想像

高中時的想望如果都實現了的話,或許我會因為少了些挫折,而多些自信、自滿,或者經歷其他不同的挫折,學到其他的事。但是確信的是,當初那些害怕的事全發生後,我的人生並沒有因此停滯,我沒有失去什麼,反而得到太多太多。我路過了許多人的人生,留下許多摯友,變成了一個對他人挫折更有同理心的人,也打破了對許多事只有單一想像的狀態。

身為高中生的你們,可以先打破的,就是對「失敗等於人生完蛋」的單一想像。只要願意、有勇氣不斷學習,哪裡都是教室。只要有學到什麼,就不算是失敗。三年多前,高中國文老師的那句話言猶在耳,而現在我真的感受到了。上天在我還能爬起來的時候讓我跌倒,真是我的福氣。

上大學就不迷惘了嗎?

進入醫學系後,我還是不斷探索,也更加確信「不確定自己將來想繼續學習的專業是什麼」這個問題是不會被解答的。到現在,我也不是那麼著急的想知道答案了,因為我對成功失敗已不再執著,如果選錯了,修正就好,過程中無論如何總會有收穫的。

就像蔡康永說的一句話:「人生已經太有限了,有時難免踏錯幾步,不如姑且當作跳舞。」而我認為,屬於你的這支舞之所以精彩,正是因為那些踏錯的步伐,和昂首繼續跳下去的勇氣。如果能這麼看待失敗,或許反而能更專心於每個當下,而因此把自己的潛能發揮得更極致,達到自己能達到的最高高度。

關於知霖:李知霖,國立台灣師大附中畢業,在重考班被豢養過一年,後被野放至台大校園一年,目前就讀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系一年級,性情溫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