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痣圖文 Give It A Shot List
有痣吉祥物真面目大公開! 2019.01.08


【有痣熊貓|羅竟祐 Yoyo】

嗨大家~我是就讀台大哲學系的竟祐,很少出現在名字裡的「竟」,很常被寫錯偏旁的「祐」,太難記的話就叫 Yoyo 吧!從小到現在,都在努力體現一個幼稚鬼的標準模範,即使到了大四還是喜歡偷點別人肩膀,或是講一些高深到全部人會傻眼的笑話。

選擇熊貓作為個人吉祥物,其實跟可愛動物沒有關係(我自己還比較可愛)。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在伙伴們選擇吉祥物的當下,因為我這學期幾乎都沒睡好,黑眼圈積了一堆。於是索性就選擇了熊貓。但事實上,團團圓圓來台灣我到現在還沒朝聖過。蛤?看不出來有黑眼圈?那是因為我皮膚太黑啦 QQ

帶著先前實習所獲得的經驗與心得,在人各有痣團隊裡,我是負責文章核稿、採訪規劃的「網痣作家」。名義上雖然是作家,但是比起自己寫文章,我會花更多時間在文章規劃上,亦或是和來稿者洽談、討論他們的文章內容。像是現在正如火如荼進行的「大學說書人」活動,在你交出文章大綱並且經團隊審核通過之後,就會由我陪同進行文章規劃,可以說是網痣接生婆吧(點頭)!工商一下!如果你自認有個爆炸酷的大學生活,快來信加入「大學說書人」!


爬上床到一半睡著也很奇葩

我的愛睏痣

既然都選熊貓了,乾脆就大方承認自己從小就愛睡覺的這點嗜好吧!揭露一個最真實的自己 XD

俗話說的好:「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沒錯,為了讓學業跟工作都更有效率,我從小時候就養成了定時睡覺的好習慣。可能因為太定時了,相簿翻開,才發現裏頭蒐集了各種我奇特的睡覺英姿。包括各種地點與姿勢,床上、沙發上睡著很正常,在水上玩著玩著也能在游泳圈裡睡著就真的是稀奇了。



話雖然這麼說,但其實睡覺對我的意義遠多於僅僅補眠(我也不是那麼懶惰的!)。就像大吃特吃對於某些人一樣,睡覺對我來說常是那個重新讓心情振作的開關。像是內建的重新整理按鈕,很多時候,我原先難過的、猶豫的、忿忿不平的事情,在一覺之後,情感上的負擔往往會少了許多。如此一來,我的思路才能停止陷入情緒的流沙,並且從不斷沒入無底洞的過程中抽離,開始釐清事情的脈絡。

大學,燃燒

做為一個即將延畢的老屁股,如果要嘗試概括自己的大學生活,我還蠻自豪能夠用「燃燒」這個詞的。這一路上,我確實是為了喜歡的事一路燃燒自己的(所以現在生心理都如同槁木死灰了),其中又屬哲學營和系男籃最為重要。

臺大哲學營



哲學系裡面的一切人事物卻為我帶來相當正面的影響,被各種思想衝撞的過程簡直可謂我個人啟蒙的開始。由於很希望能把哲學帶給更多人知道,我於是就這麼踏入了哲學營中。在擔任隊輔時,學員在營隊尾聲「終於找到了解自己的地方」的心得分享,讓我後來毅然決然接下總召的工作。會說燃燒自己,是因為營隊籌劃的過程真的很辛苦嗚嗚(跟副召常常需要互拍),活動前的各種規劃,活動時的緊急危機處哩,等到活動結束大概有一半的肝被燒乾淨了。除了燃燒肝之外,還會燃燒自己的人情線,人力不足、緊急狀況發生的時候,常常只能到處拜託人救火。老套的是,營隊累歸累,但當看到整個只有學生的團隊,能一同為了某個目標打拼,甚至開闊了一些學員的視野時,心裡還真的會暗爽一番。

哲學系男籃



哲學營燒的是肝跟人情線,相比之下,系籃燒的單純很多,不是脂肪(我瘦到剩骨頭了),而是意志力。因為很幸運有幾位非常有能力和經驗的大學長帶領,雖然每次練球湊齊十個人都難,哲學系籃的成績一直都不錯,甚至闖進了校內前十二強的一級殿堂。然而,越是往上爬去,越是感覺自己能力的不足,尤其是抗壓性不夠,一到比賽不是大空檔放槍,就是罰球來個六罰盡墨。

總是希望自己能擔起些壓力,不要再靠著抱學長大腿才能拿到勝利。想要克服比賽的怯場,自然就得花更多時間自我訓練,從原本的時間表中再擰出一些時間。想對抗性強一點,就得早起去健身房,罰球不要再麵包,就去投籃投到半夜,每次都挑戰著自己的意志力(尤其早起之於大學生可能比被當還痛苦)。一個妥協的念頭,很可能就會放棄了那天原本打算的訓練,意志力隨時都感覺會燃燒殆盡,全是靠場上挫敗的樣子推著自己前進,也感謝那些挫敗,讓我最後終於能驕傲地肯定自己進步了些。

當你燃燒自己,整個宇宙都在你身邊

在營隊和系籃,我燃燒自己在其中,也在路上遇到好多好多的貴人。「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時,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眾人對這句話的評價兩極,我是屬於相信的那一派;但同時,我也相信這件事不會是平白發生,鮮少人會突然心甘情願單向地給你幫助,它必須奠基在你平時對他人真誠的付出之上。永遠帶著真心對待別人,這宇宙絕不會虧待你的。

早點開始追逐吧!

如果能夠重來,我會和剛踏入大學的我說:「懶惰鬼,勇敢地打破舒適圈,早點開始追逐吧!」追逐什麼?追逐時間,大學這幾年難得被自己完全擁有的時間。

在高中畢業之前,我們多數的時間表幾乎都是預設好的狀態,甚至可以說,所有的生活都是環繞在「考個好大學」之上。要交女朋友?不行,約會會影響成績。要打校隊?不行,運動浪費體力,還會讓你上課不專心。

因此,對我而言,大學生活是第一次我有了「哇!時間竟然能是自己的!」的感覺。但坦白說,生活方式的全然改變,起初我很難適應。有個故事是這樣說的,由於從小的束縛,馬戲團的大象即使在長大後也僅需一根細繩就能控制。我想,大一、大二的我就如同這隻大象,用著以往的經驗過日子,我的生活基本是如此循環的--「起床、上學、回家、睡覺」,課餘時間頂多參與系上球隊,和高中幾乎如出一轍。鮮少主動探索、參與活動,多半是被邀請去的(當分母?)。

大三是生活轉變的開始,實習的機會讓我認識了許多朋友、看見了不同的生活樣貌(詳情請見:書讀累了?走出校園找實習吧!)。他們的故事讓我意識到,我需要花更多努力在大學生活之上。所謂「努力」倒不是說要讓你的大學生活變得充實無比,每天早上六點到晚上十點都有社交安排,或是有個人人稱羨的經歷什麼的;而是要盡力讓所有的安排都出自於你心甘情願的選擇,不要在十年後才在那邊「早知道大學我怎樣怎樣就好了」。重新審視生活之後,發現自己在剩不多的大學生活,仍有好多事情想嘗試,我只好放手一搏。

這場追逐時間的賽跑,晚了兩年,終於槍響開始。


【有痣無尾熊|葉秀玲 Reese】

安安,大家好!有著菜市場名字的秀玲,畢業於樹德科大行銷系,所以就往行銷發展了( 喂,有點創意好嗎)!是個出社會有段時間的小小行銷人,每天絞盡腦汁發想創意寫企劃,有著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功力,所以還不至於靈感乾枯 (笑

選擇了一臉看起來厭世的無尾熊,就像常常被人說臭臉的我一樣,但其實我們什麼都沒在想。

目前在團隊中擔任幕後支援者,一種藏鏡人概念,露意見不露臉,出很多主意,小小配角小綠葉。

我的臭臉痣

不知道是從小就厭世還是怎麼樣,總是一臉臭臉樣( 但其實我心情沒有不好 XD )

所以不了解我的人,對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我不好相處、感覺很難稿。

可能是天生的防備心造就了我外在的臭臉,常常習慣隱藏自己的情緒,不想被人看穿真實的自己。

在服務業工作的時間可能有軟化一點厭世的成分(不然等等臭臉被客訴)哈哈,所以開始多了點笑容,可是有時候內心的厭世自我又會拉扯著,以至於偶而又會回歸臭臉的自己 XD ( 我人真的很好啦,不要害怕)

大學,打工打工打工

從高中時期就開始打工的我,在大三時期學校需要校外實習的學分,我選擇了跟我個性反差很大的 Cold Stone(一部分是因為覺得他們的冰淇淋好好吃,哈哈)。在 Cold Stone,員工的責任不僅是販售冰淇淋產品,更要提供讓顧客感到快樂的服務。從客人走進店裡的那刻起,我們就在營造「歡樂」,這對個性屬於慢熟的我是相當大的挑戰,因為你需要熱情的迎接客人,並且熟練的引導整個過程。此外,在 Cold Stone 除了不定時會有員工教育訓練以外,有相當多內部活動,比如像是 X-cup,他是一個由員工自行組隊,改編 Cold Stone 的歌曲並且進行比賽演出。這就很考驗與隊友的默契以及創意的展現,而且要不怕生的在其他人面前表演,我想,這是以前的我想都沒想過的經驗。



Cold Stone 是個很活潑的環境,在一定的制度下,希望員工都能有更多創意的展現,而且因為是第一線接觸消費者,在熱情度以及整體服務的要求都有一定的水準,團隊合作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在這裡我實習了將近兩年的時間,一路從小小的 PT 升到實習娛樂經理,學習到很多在學校所接觸不到的經驗(當然體重也增加了,哭)

跟夥伴的合作、對顧客需求的敏銳、業績目標的達成等等,而最重要的是開啟了我自己勇敢與人接觸的那面,更是對於人生未來目標的啟發。

「 學校學到的是知識;實習所學到的是實務。 」

雖然服務業的酸甜苦辣可能我都嚐過一遍了,但很慶幸自己踏出這步嘗試以往沒接觸過的產業。



「 不隨波逐流的自己,即使外在環境如何打擊你,堅持走自己想走的道路。 」

高中準備升大學的時候,其實對於未來相當迷惘,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麼或成為怎樣的人。在沒有任何想法的情況下,跟隨著朋友一起報名技優甄選。

結果,我錄取了,而朋友落選了。

這其實並非我預設的結果,原本以為與朋友一同錄取、上同一所大學,也因為樹德科技大學所在位置離家裡距離很遠,家人則是很不贊同我去讀。在多方面都不盡人意的狀況下,經歷了幾番家庭革命,我還是堅持選擇了去就讀樹德科大。

現在想想,還好當時的自己有堅持,才讓自己找到明確的方向:

「 在迷惘的時候,勇於嘗試不放棄;人生就是在失敗中成長,沒有經歷過挫折,沒有更堅強的自己。 」



有痣海豹|蔡孟筑 Mido】


我叫 Mido,水瓶女,24 歲,喜歡巨蟹座,台北人,喜歡漫畫跟動畫,希望能漸漸將自己內心的小世界畫出來,不用很多人喜歡,只要能引起小小共鳴就很滿足。會選擇海豹痣,是因為我覺得海豹很可愛!對於可愛的東西第一眼喜歡就是喜歡了。在團隊裡,我是協助插畫的工作。

我的愛想痣

我是一個很愛亂想的人,應該說愛做白日夢吧,從小在內心就有一個小世界,住著我幻想出的生物,當我在生活上遇到一些開心或難過的事時,我都會跟內心的生物對話,問他們意見。這樣的愛想,也讓我生活的世界有不一樣的變化,總是在一些枯燥乏味的時候幻想出更多的小生物,為我的世界添加有趣的顏色。


大學,破報

大學對我而言最重要的啟蒙,是世新創刊的破報,在我乏味狹小的校園,讓我看到不一樣的世界,破報是一份左翼思想的刊物,報導以藝術、勞工運動、環保運動、性別運動等社會議題的消息與評論為主。這都是我從未接觸過的社會議題,也讓我開始學會獨立思考,發現自己身處的社會,到處充滿著主流價值觀,邊緣的族群與想法總是不容易被看見,被制度與社會結構壓著。而如此的思考,讓我感受到自由,這是我大學的日子裡,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推動我開始更加認識這社會,那些不被主流看見的,才發現世界上不是只有一兩個選擇與未來,拓寬我的眼界。

不要相信不是自己喜歡的東西

不要全然相信大人們給你的意見,不要被不努力就考不上好大學的說威脅到,去外面看一看,參加所有你喜歡感到好奇的活動!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那些阻礙你的話,就丟到一旁吧。在上了大學後,才發現自己的起步慢了世界好大一步,若能更早發現我所想追求的事情,就可以把更多精力與時間浪費在這些美好的事物上。



【有痣肝臟|林昱均 Jun】

即將畢業的外文大四生,自我介紹的時候總是一句話結束然後進入詞窮狀態,但其實是一個喜歡聊天的人。「肝哪好,人生是彩色的;肝哪不好,人生是黑白的!」經歷了一整年瘋狂熬夜趕作業的青春大學生活後,除了必須承認自己變老了之外也深深體認到護肝的重要,無論如何只有身體健康才能心無旁騖的投入想做的事。選了表情複雜的肉肉肝臟當作吉祥物,一方面就是討個吉祥,一方面也是時時提醒自己兼顧工作與健康~目前在有痣團隊中擔任專案設計,工作內容有:為「大學說書人」作者發自內心寫出來的優質文章畫插畫!(你來投稿就幫你畫哦)(認真的哦)偶爾也寫稿、剪片,挑戰專長以外自己沒有想過會做的工作。

我的說書痣

我喜歡聽故事也是一個喜歡說故事的人。小時候很愛講故事,家裡櫃子裡有一捲捲的錄音帶,是幼稚園時候的我放學回家,把當天在學校聽到的故事講給我爸聽的錄音。家裡還有一層抽屜裝滿了小時候畫自己寫、自己畫的故事書,還有小學時候自己編的一人雜誌。這些故事多半沒頭沒尾劇情甚至有點莫名其妙。我的童年其實非常無聊,沒有什麼精彩的冒險,寒暑假沒有玩伴也沒去哪裡,就在台中的小公寓裡度過,除了看書畫圖以外,運用想像力說故事是我對付無聊的方式,同時也讓我深深感受到故事的魅力~



大學,人生清單

大學最開心的是終於有機會完成自己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想要學什麼不用再被高中課表壓著走。想像大學是拿出一張人生清單,開始在一件件「想做的事」旁邊打勾。參加藝術季擺攤,學日文,假新聞寫作課實做創意寫作,接人生第一份插畫案,到雜誌工作室實習…全心投入最後愛上的事也好,嘗試後發現不合適的事也好,我都很高興自己試過了,而且做到了。並不是說在求學階段以外就沒有機會做這些事,但是

一個人能有完整四年的時間透過各方嘗試,好好形塑自己的模樣,是一件可貴、甚至有點奢侈的事,所以如果你是即將升大學的新鮮人,希望你也能在心裡有一張清單,把自己想要嘗試的事情列上去,利用大學階段一一實現你的目標。


「打開心胸走進人群,多認識和自己不一樣的人,將帶給你心裡上、知識上豐富的收穫。」

其實大一、大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在校園裡是一個來去自如的獨行俠(=系邊)。雖然當時一個人遊走在各個同儕團體之間,一直以來心理都覺得很自在,但其實系上有很多才華洋溢的同學我很想認識,卻沒有勇氣找機會和他們認真講過話。

直到大四出國唸書的時候,在陌生的校園裡,我的朋友數量瞬間歸零(!),我才突然意識到交朋友是一件多麼重要、多麼可貴、多麽需要認真去做的事。我從來沒有這麼積極的認識身邊的同學,幾乎是以倒貼的方式在認識新朋友,一起熬夜做作業,分享自己手上的資源絕不藏私,互相為彼此加油打氣,因為這樣,我跟每個人之間的互動變得比較深刻,就算一年後我們分隔兩地,還是能時常保持聯繫。如果我在台大的三年還能重新再來一次,我會希望自己能更主動認識身邊的人。

由於每個人課表不同,大學要能像高中一樣因為朝夕相處而變成知心朋友,本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校園裡外,你會有很多機會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即便絕大部分只有點頭之交,但如果能認真認識一個人,你將會在他身上看到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人跟人之間的交集也不過就這麼短暫而已,畢業後大家分道揚鑣,可能很難再相聚,所以大學期間就好好把握機會,鼓起勇氣去跟那個好像很有趣的同學打聲招呼吧!



【有痣柴柴| 王恩華 Joyce】

台北邊緣的北投人,師大附中畢業,正在時差有半天之久,位於地球彼端的美國絞盡腦汁主修神經科學(Neuroscience)(一陣冷風吹過)。目前回來寶島放假,想念台灣的美食、人情味、好山好水,也在人各有痣團隊擔任專案經理(Project Manager),本職位亦可稱為黑臉。常常被死線追著跑,對夥伴們撈叨,為的就是要讓每位「大學說書人」週一準時開說!不笑的時候看起來總是嚴肅的板著一張臉,所以好像滿適合這份工作的。俗話說內柔外剛(咦?),我選擇柴犬做為吉祥物,相信自己內心還是像柴柴一樣親切溫暖。


我的吃貨痣

我想每個人心底都有個小吃貨。從小的我被正港台灣味寵壞了,是在上了大學後,一年回台的時間不過一兩個月,才終於能理解為什麼台灣是世界知名的美食天堂。學校位置比較郊區,大部分的飲食都是在校內的學生餐廳解決:麵包、義大利麵、漢堡、非常美式的炒飯,每天就在同樣幾家餐廳裡周旋。越趨單調的飲食,讓「吃」的幸福感逐漸消失。期末週熬夜苦讀時,肚子總是空的特別快(相信大學生們一定很有共鳴),我只能靠想著台灣的美食,望梅止渴繼續苦撐,期待回台大快朵頤。然而最讓我想念是再平凡簡單不過的小吃:一杯早餐店奶茶、一籠小籠包、一盤滷味、一份鹹酥雞(夠歹丸吧!)就能讓我心滿意足,意猶未盡。所以我總會有一份待食清單,因為在台灣的每一餐都很可貴,更要精挑細選嘿嘿。聚餐總是會跟朋友說:「我不吃美式餐廳!」

不過所有吃貨都有一個共同的煩惱:選擇障礙!因為即使一堆好吃的東西在眼前,肚子卻裝不下!

大學,驚喜

我是典型的處女座,凡事總要深思熟慮以考量各種可能性,才能做最完善的安排。但對於未來,一直以來敷衍自己的迷惘。選擇雖多,我卻沒有一個篤定的答案。高中時僅僅因為比較偏好數理科目就選擇就讀第三類組,所以每次被問到畢業後想唸什麼,下意識的我也被體制的期待所俘虜,常常被動的回答:「醫療相關的專業⋯⋯吧?」然而踏入大學後,天上掉下許多機會,常常出其不意的驚喜,讓我多轉了幾個彎,多了幾次恍然大悟,每一筆卻也都讓「我」的輪廓更加明朗。


台灣同學會 Taiwanese American Students Association 2016–17 Executive Board

在世界的洪流中扎根

身為國際學生一分子的我,大一時遠渡重洋,不論是面對接踵而來的文化衝擊、突如其來需要獨立的挑戰,那時徬徨恐懼的感覺仍然深刻,因此大二時也成為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的一員,替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留學生們發聲。我們離鄉背井的勇氣不是理所當然,所以透過成為與學校溝通的橋樑,期盼能替國際學生爭取權益。除此之外,台灣同質性相對較高,因此我從來不曾思考過種族(Race)與族群(Ethnicity)於我的意義。不過身處美國這個文化大熔爐中,容易迷失自我,卻也是我開始探索身份認同的契機。我加入了對我來說好像是第二個家的台灣同學會(Taiwanese American Students Association),透過舉辦不同文化活動(美食當然沒有缺席),連結大一新鮮人,讓這偌大的校園內有一分來自台灣的溫暖。

Local is Global. 在地深耕亦是放眼國際

輔修全球衛生(Global Health)的我,大二暑假時沒有選擇往非洲或中南美洲跑,加入系所唯一美國國內的研究計畫,待在距離北卡經濟發展最蓬勃的三角研究園僅僅兩小時車程的小鎮 Pembroke 。除了身為研究助理的工作需要在醫院與居民的深入訪談外,教授也讓我們參與美國印第安 Lumbee 部落的活動,讓我們不僅是暑假的過客,而是能真正認識這片土地,不論是歷史的傷痛,現在的耕耘,甚至是未來的展望。

生病就去醫院看病,看似直接的程序,被現實的無奈侵蝕,弱勢族群被遺忘在官僚的系統外。我在第一線見識到慢性病猖獗,即使美國醫療技術領先全球,醫療資源卻分布不均。除此之外,政治經濟、種族文化在公共衛生的發展上也都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冷冰冰的科學研究,多了份人文的溫度。透過這次實務學習,讓我對醫療服務有了新的定義,沈睡已久的熱忱被點燃,展望未來模糊的視線漸漸清晰。我希望自己可以投入全球衛生及醫療的第一陣線,更不要忘記以人為本的醫療需要用社會學眼光層層剖析。

當時間的浪潮將我推向人生不同的階段,我將繼續尋找我的人生定位。我期待一個人、一個機會、甚至是另一個驚喜闖入我的未來,不再讓對未知的恐懼使我躊躇不前。
御天康輔社26屆 = 我的高中

「謝謝那個願意奮不顧身,放手一搏圓夢的自己。」

謝謝高中的我願意年少輕狂一番,圓了我想讓高中生活精彩而無憾的夢,套句附中人的話:「附中只有一次!」我總是想體驗新奇的事物,挑戰自己的能力。在康輔社、畢聯會的歷練不僅培養了我活動企劃及管理的能力,即使時常因為挫折與否定的突襲而跌倒,每次選擇再站起來的韌性慢慢蛻變成自信。忙碌的社團生活已經結束,但回憶、友誼、成長已被我的青春收藏。

現在處事多了份實際,也更加謹慎,但願未來學涯到了終點時,也不要失去那個願意「狂」一發,放手一搏圓夢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