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痣圖文 Give It A Shot List
因迷惘而起的思考,正是機會的開始 / 周芷瑜 2019.01.08
高中,回想起來真是個單純、目標專一、苦澀又青春熱血的時光。猶記在大學博覽會看著神采奕奕的哥哥姊姊們介紹著自己的學系,敬佩的心情與對大學生活的嚮往從心底油然而生。對於選系,當時的我只知道,只要考越高分就能有越多選擇,因為大家總說,「上了大學就輕鬆了」。

高二為了確認自己是否喜歡接觸人群,到廣西教育旅行。回來後萌生了念頭希望未來能以醫療方式走到世界的各個角落,因此確認了自己未來想走的方向。建議高中生可以利用寒暑假多接觸大學營隊或活動,增加人生經驗之餘也能對未來有些想法!

大學:人生的開始,卻也是迷惘的開始

於是,寒窗苦讀後終於上了理想中的學校學系,在大家祝賀的話語中踏進校園、第一次離家讀書、接觸了未來要相處六年的同學。我期待著擁有更多主掌自己人生的權利,然而,大學並不如想像的輕鬆自在,取而代之的是沈重的壓力。在被時間追趕著面對醫學知識的博大精深、在彼此慨嘆著「把大好青春奉獻給書本」之際,心底有個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這是未來要走的路?這真的是適合我的嗎?」台灣的學制讓我們片面的從書面、影音資料中選擇理想科系,並在想像中描繪出美好的大學生活,卻忘了提醒我們:其實大學是個找尋自我價值的過程。然而,汲汲營營卻忘了最初的方向,我突然開始迷惘,終點在哪裡?為何而努力?初衷,似乎被現下的壓力給蒙蔽了。

安寧療護志工的啟發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在病房見到的場景:她胸口的起伏像蠟燭晃動的火苗、家屬來不及轉頭就碎落的淚水、他們低語著「恐怕過不了這週了」……手中端著剛盛好的綠豆湯,披著醫院志工服的我失語地佇立在一旁,試圖將視線拉回病床上那嬌小蜷曲似回到襁褓中嬰兒的殘弱身軀。然而,望向她臉龐,閉著眼平靜的表情,似與世隔絕,也似對生命的釋然。總以為自己早已透過書籍電影抑或身旁故事習慣生命的無常與脆弱,但在這裏,或悲傷、或堅強、或樂觀、或學習告別,這些人面對死亡真實而赤裸的情緒,讓一直以來自以為豁達、實則逃避的我幾近窒息。那天下午,我看到了醫療的有限性,卻也看到醫者帶給病患及家屬的力量,以及點燃最後幾芯燭火照亮生命盡頭的感動。在死亡面前,我既感到渺小,卻也更珍惜與自我對話、繼而探索世界的機會。視角拉廣後迷霧漸散,有些事情,此生必做,而有些事情,似乎不再這麼重要了。

別讓低潮忘記那個曾經成就一切的自己
— 《高年級實習生》

我們在成長中一路撿拾、也一路丟棄;一邊獲得、一邊失去。是不是曾有一些夢想,卻在追尋的過程中有些徬徨了呢?

於是,我重新檢視自己的特質並設立在大學畢業前對自己的期許:

1. 我想更瞭解自己。

2. 我想要探索世界。

3. 我想要重新找到當初選擇這個科系的初衷。

說也奇怪,設立目標後,似乎不再如此迷惘,原本抽象的目標開始出現具體的機會,引領我有不同的體悟。


綠光劇團115屆初階班成果發表會

因朋友介紹進入劇團學習演戲。上課第一天老師說:「演戲,得先從演好自己開始。」學著觀察、學著重新用五官感受世界。我也開始重新認識自己,自由的、開朗的、感性的,缺點與優點,並接受這個獨一無二的自己。透過表演藝術的方式與自我對話,在角色扮演裡更貼近別人的與自己的心。隔年暑假聲音的課程,進一步學習適切地運用聲音表達自己的想法並學習溫柔的對待身邊的人。


上大學之後真的有種瞬間長大的感覺。所以高中生們少點叛逆吧XD跟家人相處的時間之後只會越變越短的!

離家讀書讓我開始學會獨立,並感恩家人一路的栽培以及無條件支持。課餘之際抓緊時間走遍許多國家開闊視野,安排旅行中學會臨危不亂的處理各種突發狀況,進而自在地面對生命中接踵而來的挑戰。

三年來我花了不少課餘時間參與各種類型志工,從國內的偏鄉服務、原住民課業輔導、到前往非洲的醫療團兩次。每次參與的過程都會有不同的感悟,也能找到每個問題的答案。或許志工最終目的是離去,但在每句謝謝裡我深切體會生命不可承受之輕。回歸人的本質,也意識到未來職業的重要價值,面對所學,我開始有一顆更慎重、更感恩的心。

記得你是誰、想去哪裡、想成為怎麼樣的人

大學過了一半(很慘的只過一半,還有三年學費要交XD),我看見世界的廣大、資源的豐富以及自我的渺小。曾經驕傲,也曾經茫然,到現在越來越理解自我後,我了解大學可以滿載而歸,也可以是黃粱一夢。記住,只有了解到想要什麼、想成為怎樣的人後所生的強大信念,才會在機會來臨時伸手抓住、才能在人際關係裡成為你喜歡的人、才可以在跌跌撞撞的人生中越挫越勇,也才會成熟而自信的嘗試更棒的改變。所以,先從認識自己開始吧!



如果你是高中生,你現在可以…

現在的我還稱不上一個模範、一個成功的人生所應追尋的版本,我仍然在學習、在思考。但我想對你們說:不要害怕不一樣,也不要擔心走不出自己的一條路。提筆寫下你的夢想、你當下的心情、以及對過去或未來的你想說的話吧!在某個灰心、睡不著的夜晚,從前的文字會讓你檢視一路的成長進而重新獲得繼續奮鬥的力量的!

只有小孩子明白自己在尋找什麼 — 《小王子》

關於芷瑜:務實主義,偶爾會做瘋狂極端事蹟的射手座少女,靜心中學、師大附中畢業。目前就讀國境之北風景區馬偕醫學院醫學系水深火熱三年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