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痣圖文 Give It A Shot List
以樹為師的非典型醫生 2019.01.08

以樹為師的非典型醫生

     

      那天很幸運,南投竹山的天氣清朗。樹醫師蕭文偉領著我們在臺大實驗林園區內熟稔的穿梭,如數家珍的介紹他的一棵棵,在此生與息的樹孩子們。

 

      從樹而上,他領我們窺看歷史、疾病與生命的蹤跡。充滿教育熱忱的蕭醫師以樹為師,成為了人與自然間的橋樑,從自然得到的感悟反饋於他人,傳達他的生命哲學。在林中模仿著蕭醫師的姿態,必須時而蹲低貼近地面、時而仰首眺望。在觀察森林的千百種角度之中,我們真正學會與自然共處,做回一個謙卑的人。

 

 

 

樹醫師的職人之路

 

      蕭醫師的正職是臺灣大學實驗林的研究人員,在替森林進行健康檢測之外,也要從​​事教學、實習、實驗、學術研究等工作。此外,他更利用閒暇的日子至全臺走透透,為樹進行義診義醫。蕭醫師平均每年診治​​一兩百株生病的樹木,甚至創下七年內開壞三部車的紀錄。

 

      為了進行樹木保育,美國、日本等國都有樹木醫生的證照制度,臺灣則在今年才開始​​推動相關政策。談及國內樹木醫學產業,蕭醫師認為「第三類醫學」在政府的主導之下,還有很大的進步及發展空間。雖大部分的樹醫師多從商業的角度出發,但臺大實驗林則以教育為本,蕭醫師也以此為執業本心。沒有任何(從來沒去考取)​​醫樹執照的蕭醫師,也被笑稱根本就是「怪醫黑傑克」。(雖然跟黑傑克會收取龐大手術費這點完全不一樣)

 

 

 

 

 

 

    畢業於臺大植病系,從以理論為主要的鑽研對象到要回歸真實的生命情境,蕭醫師的學習過程一路跌跌撞撞。當年剛從研究所畢業的他,為了累積實務經驗,向我們提曾在三重玫瑰公園工作時,醫治最容易受病蟲侵害的植物——玫瑰的往事。為了瞭解各種農藥實際調配、使用上的利弊,他甚至半夜跑去噴農藥,結果總共農藥中毒了三次。

      從研究病蟲害起步到走進森林、成為醫樹職人,蕭醫師一路並非平順。

      而蕭醫師當年「以身試毒」,並在今天告訴我們這個故事都是有苦心的。他想說的是:「你必須真的去磨練過。」如果ㄧ個人只是很會讀書,那是否終將成為只會照本宣科,而不會思考的人呢?是以蕭醫師期許學生能將理論與實務相輔相成。蕭醫師談及自己當年受學長介紹,誤打誤撞加入保育森林、替老樹健檢的行列,更以實務活化了學術的生命。

 

 

 

      而這段往事的講述也讓我們發現:蕭大哥珍視生命裡任何一段小小機緣。在與我們分享他的人生時,熱情且談笑風生的他十分侃侃而談,並不忘叮囑我們應當如何做一個圓滿的人。我們深切體悟到了他是如何深覺自己一路受惠許多,並一直以利他為本心,期盼能將自身從求學、執業經驗得到的啟發與人分享。採訪結束後,我們才發現,原來這段談話是雙向的,是蕭醫師領著我們檢視心裡面很深,很柔軟的一塊。

 

      如果將「教育」作為蕭醫師處世的釋義,那麼便能用一雙真正明亮的眼睛看見他行事的所有初衷。

 

 

 

人與樹的關係

 

      身為一名樹醫師,首先必須要思考的為大自然的生命哲學——從個人與樹的連結,乃至要如何將人類置放其中。

 

 

      樹醫師並非只是與樹對話;一棵老樹跨越時間,乘載著土地與人的共同記憶。蕭醫師帶領我們在竹山下坪自然教育園區內參訪時特別指出一區的樹木:每棵樹在面向同一方位的樹皮上,皆留有無法癒合的巨大傷疤。蕭醫師解釋,幾年前,這裏曾因有人亂丟煙蒂,引發了一場祝融之災。即使濃煙的味道早已從現場散逸,但,樹不會忘記。以樹為載體,有太多歷史與故事覆寫之上。 ​​

 

     ​​「樹是有靈性的」,他再三如是叮嚀我們。人身為萬物之靈,更應懂得尊重天地、以及大自然本有的生命法則。在森林這座巨大有機體裡頭,樹醫師深知人類僅是裡頭的一顆小螺絲。如果一棵樹生的是傳染病,他們才會去醫治。如果並非傳染病,他們便不會去干涉樹的凋零。他們清楚推動世界運轉的不是人類的手。大自然自有其讓季節遞嬗、生死輪迴的機制與時序,不容我們與之錯位。

​​

 

 

      你一定也從來沒有想過颱風是一場天擇,把已有些病痛的樹木早日帶進睡眠裡。它是大自然天生的篩選機制。

 

 

      從人類自身為出發點去丈量、臆測世界運作的價值觀其實是件不合身的衣裳,不要硬套到樹身上了。有一棵大樹的故事是這樣的:在它的葉與枝衰敗之後,周圍的地面失去了了遮蔽的綠蔭,終於能被陽光照亮。沒過多久,從地裡便鑽出了許多它的小芽,如一雙雙手直直地朝太陽伸展。天與地之間因這些綠線,從此連結的更為緊密。還又有一棵樹的死因為真菌感染,卻在它最後一截剩餘的軀幹上頭,開出了朵朵肥厚的靈芝。樹的死亡是一個靈體內生命氣息的轉介、是真實地展演轉生及再生的個體。

 

 

      談及日前的颱風,蕭大哥語帶心疼地說,強風吹下了數十隻害蟲。於是他將害蟲排成一圈,雙手合十,為他們念經祈福。心中要擁有很大一塊的柔軟以及面對所有生命皆以同理心的人,才能給予如此關懷吧。

 

 

 

 

不收費的堅持

 

       蕭醫師醫治樹木是堅決不收費用的。他認為一旦有了以商業為考量的動念,便失了以利他、教育為本的初衷。抱著與人「以樹結緣」的心意踏上一趟趟醫樹的旅途,蕭大哥深覺自己是從中收穫最多的人。醫治樹木並非單方面的給予。他接手最多的「病人類型」為具有情感、文化、歷史意義的老樹,並以認識樹為始,認識當地的風土民情,還有真正走入當地人的生活。以老樹為圓心、牽起的緣分為半徑,他在生命中畫下一個個美好的圓。

 

      義大利在種植橄欖樹上已有兩千五百年的歷史,蕭醫師卻能在今年受委託,飛去義大利替他們治療橄欖樹染上的病症。這一趟旅程中有莊園主人全程親自陪同,蕭大哥體驗到了當地居民真實的生活樣態。他的酬勞是一瓶現榨的橄欖油,以及無法換算為金錢的眼界。

      談及「起心動念」作為執業的根本,蕭醫師分享了他前往中國醫治茶樹的經驗。邀請他的茶樹主人曾經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在領悟到只談利益的醜惡後便毅然出家。自此,便種植有機的茶並幫助附近的農民改善生計。蕭大哥自己也有買林地種樹,樹的上頭會依附種樹者的氣息;蕭醫師將親手所種的樹木贈與他人,是與人結下緣份最好的媒介。蕭醫師也在父親離世後,為他種下一棵樹。這是他傳達、處理思念的方式。

 

      當我們跟著他在園中行走時,也親眼看見了與人為善的蕭大哥是如何在待人接物之中展現他的親切與幽默。在他身上,有太多可以學習了。

 

 

   

走回森林裏的鼓吹

 

    蕭醫師深信教育才是百年大計。原本來到淡江大學是要醫治樹木,卻因緣際會下來到淡江大學開設課程。懷著「給他們吃魚不如教他們捕魚」的理念,以環境生態教育為課程主軸,他期盼能夠透過帶學生進入野外,喚醒學生們的環境意識。他想告訴學生的是:錢不該為社會的唯一衡量標準。希望學生回到大自然後,能夠透過與天地的連結,重返生命初始善良的樣態。一旦主動領略了大自然的美麗,便會積極去為生態發聲。

 

 

      既使在社會歷練多年,蕭大哥依然懂得換位思考的溫柔。他能夠將自己置放於二十歲初年輕人的心境,去思考他們需要什麼,或應該被給予什麼。他懷念的道:小時候住在鄉下,餓了就去溪邊抓泥鰍、田裡挖地瓜,再帶回家給阿嬤就成為一道樸實而異常幸福的料理。「看看現在的環境品質,小孩能享受到這些嗎?」

 

       我想,這也是他鼓吹我們走回森林的原因之一吧。從蕭醫師的言語裡,自然能從中窺看到一絲森林的顏色與味道呢。

 

      最後,我們請蕭大哥給有志成為樹醫師的學生們一些話。他不諱言地告訴我們:「這份工作,要做就寥落去。」這是一份辛苦的工作,會遇到許多的挫折,人與人之間的摩擦也必須要去處理。然而他也直接告訴我們,始入行的辛苦其實是在磨練心性。

 

      那怎麼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或適不適合呢?

     

      他笑道:「當你有一天做這件事很開心的時候,你已經離成功不遠了。」

 

 

     

對於想要成為樹醫生的你,文偉的建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