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痣圖文 Give It A Shot List
創意為筆,生命為墨--構築人生彩圖的漫畫家 2019.01.08

創意為筆,生命為墨--構築人生彩圖的漫畫家

 

 


 

  「既然今天你們來聽我分享漫畫生涯,我在這裡勸退你們也算是功德一件。」在一場與學生會面的分享會上,BIGUN如是說。

 

  看著我們吃驚的表情,BIGUN 笑著告訴我們:「我那時候之所以這樣講,是因為對於成為漫畫家,有太多人抱持著太天真、遠大的想法,但其實漫畫家和其他工作一樣,就只是一個職業選擇。」

 

  紮著低馬尾,言行舉止自然大方的BIGUN現為東立出版社的簽約漫畫家,而在踏入漫畫業的四年之間,她陸續出過數本單行本,對於漫畫本身,以及漫畫家這職業,她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用生命編織故事

 

      當被問到作品的靈感來自於哪裡? BIGUN 侃侃而談:「我想任何故事的劇情都是從生活周遭開始的吧,你所遇到的任何事、任何人都會是你創作的養分。」

 

      本身為師範學校畢業的BIGUN,曾嘗試成為美術老師,卻因為職缺不足而無法如願。現行作品《勇者(略)》就是以她當年自師範體系畢業之後,所遇到的困難為發想而完成的作品──故事內容講述了一個國家的「勇者」供過於求,導致無業勇者滿街跑的窘況,恰好反映了現今台灣許多擁有教師證卻無法如願成為正式教師的人。

 

圖/《勇者(略)》以勇者供過於求的現象來反映現今台灣過多人擁有教師資格。

 

 

      而又像是出道初期的得獎作品《小故事-神筆》,就是取材於她曾在偏鄉小學教書的經歷。她對小學附近田地冬天休耕時,那種滿油菜花的景色尤為印象深刻,因此決定讓這幅美景再次復甦:「這些回憶都在我的腦海裡,所以當我需要的時候它們就會自己跳出來。」對BIGUN來說,生活經驗對於漫畫內容不可或缺,曾經感受的一草一木都能成為創作靈感,再次經由她的巧筆重新躍然紙上。

 

圖/《小故事—神筆》中,BIGUN描繪了記憶中的油菜花田。

 

 

       不過關於延伸真實經驗所完成的故事,她表示反而是難以處理的,「雖然說真實經歷過的事情會比較令人印象深刻、或是比較能夠打動人心,但這同時又牽涉到很多個人隱私。」譬如,當想敘述面對親人過世的心境時,除了自身立場,還需要考量到身邊親屬的感受,「我不能想畫什麼就畫什麼,因為這牽涉到每個人的感受,所以受影響的並不是只有我自己,我也必須對其他人負責。」完成一部作品,除了創意與技巧,要考慮的往往更多。

 

故事背後的大冰山

 

  談到BIGUN出版的第一本漫畫,內容是以孔子與其弟子為主軸發展的故事,整篇故事中不時出現從論語中引用的金玉良言,因此,我們不禁好奇 BIGUN 是否本來就對論語經典頗有研究?她笑說其實自己為了完成這部作品,閱讀了大量相關的文章以及人物生平,並不是本來就對經典了解透徹。

 

  「我為了畫這部漫畫已經變成論語小天才了。」她笑道。

 

圖/《春秋詩聖》的前身漫畫,內容可看出許多引用儒家經典名言之處。

 

       而在描繪有關學校生活的情境時,BIGUN就曾為了確認某間學校制服的設計,偽裝成家長守在門口,就是要讓自己的作品如實呈現。

  

  「做好功課並確實消化,呈現出來的東西才能說服讀者,這些都是很必要也很基礎的事情。」她形容完成一部作品就像在雕砌一座冰山,一座以大量資料與文獻所構成的冰山。作者希望呈現的故事架構有多大,底下的冰山就需要多深;然而,露出的部分卻永遠只有那百分之五。

 

  「雖然讀者看到的只會是我冰山上的那一小角,但剩下在海面底下的,都是要自己去做的努力與支撐。」BIGUN堅定道,不難看出她對於自己的作品內容以及資訊品質上有一定的堅持。

 

  接著,話鋒一轉,我們開始談論起比較務實的層面──妳認為,台灣漫畫家目前的處境如何呢?為什麼總覺得市面上台灣漫畫家的作品不常見呢?而近期興起的電子化閱讀,以及其引導而盛行的「長條圖格式」又對漫畫家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小蝦米與大鯨魚

 

      BIGUN坦言,身在台灣漫畫界,深感台灣漫畫產業與日本的差距。光是在宣傳層面,彼此就差了一大截,「台灣的漫畫市場不大,知名度也不高,比起日本那些原本就有一定名氣的漫畫,投資報酬率絕對比較低,理所當然,出版社願意投入的資源也比較少。」

 

     而問到該如何讓作品得到更多曝光機會?她則表示作者如果本身有一定的宣傳手段,例如配合特殊議題或者經營粉絲團,便能提供一些助益。「不過,現行也是有出版社嘗試投入大量資金在台灣漫畫作品上,譬如說願意買公車廣告來宣傳作品等等,但這點就要看各個公司的狀況了。」

 

圖/BIGUN舉例漫畫家.羊寧欣為成功宣傳的範本,作者成功運用特殊議題-警消人員,並配合個人粉絲團行銷,成為近年台灣銷售亮眼的著作。

 

 

      而台灣漫畫產業的負面循環也是讓漫畫家倍感艱辛的一點:「很辛苦啊,台灣漫畫不好混啊。」BIGUN苦笑。她指出如果出版社賺不到錢,就不會再投資大量資金在台漫上,而台漫銷量也會因宣傳不足而逐漸下滑,造成讀者流失、創作者收益減少等問題,而最後整體產業便出現惡性循環。

     

      不過,即便如此,對於台灣漫畫的前景,BIGUN仍抱持正面態度,原因之一就是現今逐漸風行的網路平台。「現在有許多新興的網路漫畫平台,提供的報酬也不錯,當然就能吸引到更多創作者投稿,進而提供機會讓他們展露頭角。」

 

      台灣漫畫家就猶如奮力上游的小蝦米,望著日本漫畫產業這大鯨魚,即使辛苦,仍會為自己闖出一片天。

 

衝擊,衝而不擊

 

         「當然會不適應啊。」當問到現今愈趨流行的電子化閱讀,BIGUN誠實地說。隨著時代跟進,紙本閱讀逐漸式微,許多出版社都因不敷成本而停止印刷出書,漫畫業當然也免不了受到衝擊,而這樣的衝擊更不只限於印刷方面,「當初我連載的月刊還是紙本的時候,每個月都能收到一些反饋跟意見,但是現在改成電子月刊之後,沒了回函,跟讀者互動的管道就不見了。」

 

      她表示,電子化平台設立之後,許多的功能與互動還需要時間來更臻完善。「我雖然依舊每個月交稿,但收不到意見,我就沒辦法知道讀者喜不喜歡。」然而,對於這一衝擊,BIGUN坦然地說,「世界本來就會一直改變,現在的情況跟以前已經大不同了,我也只能抱著順應改變的心態來調適。」

 

      而隨著電子書來臨,長條式漫畫(為因應使用手機之方便性而開發出來的新格式,僅需一根手指便可進行閱讀)漸漸盛行,對於這一種與以往完全不同的漫畫形式,她則是以處之泰然的態度來面對。「有些作者適合這種格式,有些適合傳統漫畫格式,我想各有市場。」而當問到是否會考慮嘗試這種新興形式?她則笑說:「沒時間啦!不過可能的話也可以試試看。」

 

      言談之間,BIGUN坦言,台灣的漫畫市場確實有發展的困境;然而,她並不以此為礙,反倒表現的從容,畢竟怎麼看待,皆在於心境。

 

緊銜畫筆,穩穩飛翔

 

    「當我收到第一份商業漫畫合約時真的很興奮,想說我要出書了耶。或是畫出滿意的畫面的時候也會很開心,因為我把自己心裡所想的東西實體化了。」當被問到在漫畫這行業中得到的快樂是什麼時,BIGUN掩不住笑靨,分享了許多她在工作中得到的快樂與滿足,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師範出身的BIGUN,放棄往教職邁進,最後選擇了漫畫家這條路,「對我來說,當老師跟當漫畫家,我覺得是蠻像的,差別大概是老師是為了學生而畫,漫畫家是為了自己吧!而我更喜歡、也更適合後者。」個性幽默的她,免不了硬是補了句:「其實是不想對學生的人生負責啦!」

 

      這一路走來,BIGUN始終穩穩地進行創作,即使待遇的起伏不盡如人意、即使大環境不斷地改變,她仍秉持著一貫態度 :只要見招接招,便能處變不驚。

 

對於想要成為漫畫家的你,BIGUN的建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