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專欄|夢想到底可不可以當飯吃/張祐寧 2022.07.22



你是否曾經在社團或課外活動中找到成就感,卻因為擔心未來出路而放棄了夢想?


高中生活除了學業,更有許多輝煌的時刻。

可能是配備對講機、手拿工作板忙碌辦著活動的身影;

亮片閃爍的妝容與貼頭皮的編髮、踩著腳步感受音樂的節點;

又或許,刷著和弦、大聲唱出和朋友一起寫的歌。

我們經歷著那樣的快樂,卻在升高三的暑假約好把夢想封存,大多數的你我仍然認為,興趣終歸只是興趣。


不過,也仍然會有人,不顧一切地踏上追夢的旅程。


第一篇人物故事專欄邀請到了同時兼任演員與藝術教育工作者的 張祐寧 Leo Chang

高中就醉心於音樂劇的他,面臨過選擇大學校系的糾結、在美國遇上經濟困難,卻沒有放棄過踏上百老匯的夢想。

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是如何抱持著熱情、面對可能失敗的恐懼,只為了走上夢想中的舞台。


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



Q:當初怎麼會啟發對音樂劇的興趣呢?

A:高中時覺得自己英文不錯就決定去美國交換,結果上課完全聽不懂,還沒交到新朋友時在學校感到孤單又挫折。一個人吃午餐的時候被戲劇社老師相中,他說:「I see something special in you. Do you want to join drama club?」

那時候連Drama都沒聽清楚,只想說有人邀約就先答應,就這樣加入了戲劇社。 

老師在每齣劇裡都給了我一個角色,在其中一齣《Hello, Dolly!》中,老師把一個德國角色的姓氏改成我的姓氏、又剪了一段solo給我唱,我當時就覺得,戲劇很接受多元性、很Welcoming。



Q:回到台灣考大學後,選擇唸戲劇系時內心有過掙扎嗎?家人是否支持呢?

A:超級有掙扎!

本來預期自己的成績可以申請上商學院,家人和同學們也這樣期待著,結果學測考得不理想,一階只有戲劇系通過,不過也偷偷鬆了一口氣,因為戲劇系是我想唸的科系。面試時談到出路及薪水,教授告訴我,有多少錢就過多少錢的生活,重點在於那是不是你想要做的事,聽了這段話,我就唸戲劇系了。

有個小插曲是,我高二在美國時就投了大學的申請,只要在美國唸完高中,就可以申請上他們的戲劇系,但是那時我爸媽不太相信戲劇是一個「真的」東西,就叫我從美國回來。 

不過,雖然父母嘴上說不太支持,但是我現在有任何演出,他們總是第一個衝去買票,就是很亞洲的爸媽哈哈哈。



#那些我們最害怕的事:「我會不會養不活自己?」、「做這個,有前途嗎?」


隻身一人到美國後,夢想路上的困難接踵而至,張祐寧回憶起曾經的跌跌撞撞,滿懷感激地談起了向他伸出援手的老師及朋友們。




Q:在追夢的過程中,心理或現實上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呢?

A:有一堆困難,太多了!像是我申請的「藝術家簽證」每三年就要重辦(或是申請綠卡),需要經費(一萬五千元美金)、資料、證明(520頁的履歷),真的付不起那麼多錢。

決定待在美國的初期,因為簽證被延誤,即使拿到教職也沒辦法就任,而「藝術家簽證」只能當藝術家,不能打工,還活得下去就很神奇了。後來有朋友提議幫我線上募資,但我不喜歡請求幫忙,有種示弱的感覺。直到後來真的沒有錢後,才想說試試看吧,卻出乎意料地在三個月內就達到募資額度!我認為自己非常幸運,縱使未來充滿著各種不確定,仍然有人願意伸出援手。

朋友告訴我,「其實很多人想參與你的人生,但不知道怎麼幫助你。」

所以我會把自己想做的事好好做完,不辜負他們的幫助,如果以後成為有能力的人,我也會把這份好意繼續傳下去的。



Q:是否有影響您很深的人事物?可以和我們分享他們對您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嗎?

A:就是當初邀請我進戲劇社的那位老師,我非常感謝他。

在戲劇社時,他給了我許多發音上的建議,讓我可以維持腔調、觀眾也不會聽不懂,這讓我對戲劇的興趣急速上升,覺得戲劇是個友善的社群。

直到我回台灣、再過去美國時我們都保持著聯絡。有一次戲劇節時,老師推薦我去帶領工作坊,並直接寄了支票幫我負擔機票的費用。我超級驚訝於老師的無私奉獻,好的教育者對學生的影響真的很大。

除此之外,我在表演心態上也受到了許多影響,需要面對恐懼、溝通、有困難的對話,以及當別人走得比較快、拿到比較好的角色時,要如何看到別人的好、同時不低估自己。

老師不僅僅幫我開了門,更給予我許多工具,讓我更勇敢去追夢。



#如果你也有類似的夢想,讓我們為你送上新手禮包!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有了勇氣與經驗參考,正式走上夢想之路前,可以先做好什麼事,讓自己更好、更有競爭力呢?可以怎麼為自己感興趣的領域貢獻一份心力呢?

曾經在外百老匯(Off-Broadway)演出的張祐寧,他對音樂劇的看法是這樣的:



Q:對於台灣音樂劇發展的現況有什麼看法嗎?

A:我來講這個其實不太客觀,因為很久沒有待在台灣了。但我很開心看到台灣有越來越多自己的東西,之前有朋友設計了用台語演出的音樂劇,我覺得把音樂往上拉了一個層次,非常令人期待。

不過,重點還是如何讓觀眾進場看戲,因為台灣人對於音樂劇的想像大多是那些很經典的獅子王、鐘樓怪人等,但音樂劇有許多不一樣的演出方法,大家應該要撇除唯一想像,注意故事本身而非大型聲光效果。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藝文工作者,他們常被忽略,但他們都熱愛自己的工作,並用生命燃燒這些火花,也希望台灣能更看重藝術方面的教育。



Q:對於想投入成為音樂劇演員的新血有沒有什麼建議?

A:好好過生活。

當一個演員必須要感受很多事,但可能因為文化、成長背景教我們要正向思考而不是面對情緒,遇到事情常常是蓋住不看,但問題還是在。到頭來應該要是勇敢做自己,我大學時希望自己的形象是開朗活潑、好溝通的樣子,因此認為每個人的快樂都是自己的責任。但是當你取悅每個人時,你失去的是你自己,你的聲音、表達都會消失,應該要好好生活、好好聆聽內心的聲音。

對於未來也是,你只要知道自己正走在你要去的路上就夠了,不管路是直是曲,不要害怕做夢,不要害怕受傷,因為一定會受傷。要學習的不是直接把傷口蓋起來,而是要看為什麼會受傷,這才是療傷的方式。





Q:您認為成為音樂劇演員有什麼必須具備的條件嗎?

A:首先,心態上不要被外表光鮮亮麗這件事蒙蔽,那些只是成功的附屬品。應該要思考「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是為了掌聲?名聲嗎?若只是為了這些外在的殼,要堅持下去可能有困難。也不要用別人的成功比較自己的路程,應該要放慢腳步,若只是執意加快腳步,便會跑不完馬拉松。應該要相信並享受路程,每個階段都有養分,不要隨便讓成功的社會觀念限制,由自己定義自己的成功,就算失敗也要感到驕傲,因為我持之以恆地去做了。

技能方面的話,不要因為不會而不敢,大家都是從零開始。多去嘗試不同形式的舞蹈及歌唱方法。且在每個階段都要不斷學習,因為表演不斷在變換,演員像海綿,要能夠吸收並展現出學到的事物。 



#請努力成為夢想中的自己!


「即使50歲才能踏上百老匯也沒關係,那也是完成了我的夢想。」在訪談的最後,張祐寧笑著說。每個人都在自己的時區裡,不要著急、不要想著一蹴而就,請帶著我們的祝福,努力往夢想邁進。



Q:有沒有什麼想鼓勵大學生們的話?

A:好好照顧自己、享受生命的每個片刻,自己的快樂跟富足其實真的很重要。

並且Dream big. 不要害怕做夢,沒有遠大的目標的話,很難讓自己盡全力去爭取。當你的目標是120分時,你才能做到100分的自己。




採訪、文/王曼妮




更常看到人各有痣

Facebook Instagram